发布时间:2018/02/01作者:

FDA 促进仿制药的审评,加快仿制药的上市

美国审计局(GAO)发布了一项题为“仿制药:FDA应使非生物复杂药物的审批计划和修订规则公开化”的报告。在这份报告的准备过程中,美国审计局研讨了与FDA对“非生物复杂药物“的审批有关的一系列问题。这份报告建议FDA应使非生物复杂药物的审批计划和修订规则公开化。我们同意审计局的建议,FDA正在规划新的条例以达到这一目标。
FDA的药物竞争行动计划是在FDA新任局长Scott Gottlieb医学博士上任之初提出的。这项复杂的计划旨在提升竞争力,特别是关系到缺乏竞争的制药产业的仿制药的研发。
自从宣告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已经修订了很多的政策,旨在使仿制药与品牌药竞争时更容易些,而之前在我们传统的规则中,这是更难达到的。所以,这些仿制药面临的竞争会变少。我们正在采取经济分析来评价我们新政策的影响,来指导进一步的政策制定。一旦完成这些分析,我们将尽快发布分析结果。
什么是复杂仿制药?为什么在满足FDA仿制药批准需求时更难确立等价复杂药物的等价治疗?
通常条件下,这些问题涉及到有复杂配方或有复杂的有效成分的药物。其它情况包括,药物在局部组织发挥作用,诸如吸入性药物直接作用于肺,滴眼液直接作用于眼睛表面一样。在有些情况下,作为复发药物的昂贵的品牌药物会失去独特性,但是没有仿制药竞争。
为了理解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回到1984年Hatch-Waxman修正案的指导之下。这一立法确立了仿制药审批的框架,特别是当大多数药物是简单的小分子时。它们通常很容易通过生物等效研究被评估。大多数情况下,药物的活性直接和入血的速度,以及药物在血液中停留的时间长度相关,所以药物可以在应该发挥作用的位点发挥效果。
相比之下,复杂药通常更难配制,更难在血液中测定含量,或出现其它问题,使得传统的,更简单的评估仿制药的方法更难以被施行。虽然我们并不十分认可审计局的报告中描述的“非生物复杂药”的概念,但是我们确实认可“复杂仿制药”的概念,这是我们通常用于描述这一类药物产品的术语,具有挑战性的科学和政策问题。FDA会充分考虑这些问题,这也是我们致力于寻求最大化关于复杂仿制药的科学性和管控性方法的原因。
FDA长期以来知悉需要扩展更多的资源以支持复杂仿制药的研发和批准,包括这些药物背后的调控机制。比如,为了帮助仿制药产业获得最恰当的方法来开发药物并准备用于支持ANDA(简化的新药申请)所需要的资料,FDA发布了产品特异性的规则,来描述本机构对于如何开发与文献列出药物功效可比的仿制药的看法和期待。至今,我们已经发布了1541条这样的条例,在2017年就达到了130条;47条与复杂仿制药产品的开发有关。
到现在为止,作为2017年发布的仿制药使用费用修正案(GDUFA II)的再授权的一部分,FDA将会集中专门用于帮助仿制药研发的资源,包括简化的新药申请前计划的努力,以及对于仿制药研发方法提出的专门的建议。还包括及时制定复杂仿制药新产品相关的规范。作为仿制药使用费用修正案的一部分,FDA承诺只要确定了科学建议,就会发布复杂产品的规则。
另外的FDA采取的简化的新药申请前计划的行动包括将新的和更多的有效方法置于首位的监管科学研究,这些方法可以展示复杂仿制药的等价药物,与工业界开发商召开面对面的会议,以澄清在复杂仿制药开发早期出现的监管问题。
在2017年,我们发布了4项针对复杂仿制药的纲领性文件:
1.工业界规范草案:针对高度纯化合成多肽类药物的简化新药申请,参考rDNA起源的文献药物(2017年10月);
2.工业界规范草案:仿制药使用费用修正案指导的FDA和复杂仿制药ANDA申请者之间的正式会议(2017年10月);
3.工业界规范草案:确定是否提交简化新药申请或505(b)(2)申请(2017年10月);
4.工业界规范:评估制止滥用口服鸦片类药物仿制药的一般性规则(2017年11月)。
之后,我们正在制定另外的工业界规范,旨在澄清在简化新药申请中出现的“相同的”要求。我们相信在这一领域的规范会对复杂仿制药特别有用,包括药物-器械联合产品的特定规范。
审计局报告中要求FDA 使复杂仿制药的审批计划和修订规则公开化,FDA正在致力于这样的工作。
我们相信增加药品特定要求的透明度会给致力于开发复杂仿制药的制造商更好的机会来有效分配资源。我们注意到现行的药品特定规则的发布就是对于这些同样问题的回复。在2007年之前,FDA只有在被申请者要求提供帮助时,才会发布如何涉及生物等效性研究的条例。我们相信自从2007年以来的1541条药品特异性的条例已经成为被仿制药工业界所欢迎的宝贵的资源。我们相信审计局所提出的问题也是有益的。
我们的目标是确保我们的政策和条例,以及我们的科学和临床标准与复杂仿制药产品的药性一致,也与我们面对的保护消费者,促进仿制药物竞争和接受度的挑战一致。更容易使用的更高质量的仿制药是促进公众健康的更多方法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