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8/04/08作者:admin

清明时节寄哀思,奥默人缅怀两弹一星功臣袁院士

      怅望灰天,万里如云,清明时节,哀思无限,全体奥默人以一颗真挚的心,追思缅怀“两弹一星”功臣袁承业院士为国家发展、奥默发展做出的丰功伟绩。

    

        袁承业院士是我国著名有机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一星”功臣,同时是奥默医药漆又毛董事长的博士导师和奥默医药第一任驻站院士。袁院士一直非常关心奥默医药的发展,奥默医药的每一步成长都有袁院士的心血,能够研发出中国人自己的新药,也是袁院士一生的愿望。自2013年杭州奥默医药院士工作站成立以来,直至2018年1月袁院士去世一直担任驻站院士,即使在病重期间,袁院士也密切关注着奥默新药的研发进展。

         在袁院士的亲自指导和帮助下,以及奥默创新团队不懈努力下,公司第一个1。1类新药-Aom0498已经顺利获得CFDA颁发的I-III期临床批文,2017年已圆满完成临床I期试验研究,并顺利开展II期临床研究。

在寄托对袁院士无限哀思的同时,奥默人将时刻秉承袁院士精神,不忘初心,努力奋进,砥砺前行。秉承“明日之药,康泽生命”的宗旨,为了奥默创新药能够走向世界,造福人类的目标,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

袁承业院士生平


      作为“中国萃取剂化学之父”,袁承业穷毕生精力,为中国的核事业和工业发展,全心倾注了智慧和精力。直到九十高龄,他依然在为我国战略资源——锂的提取、回收和利用,殚精竭虑。

 “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责任!”这是他一生的格言。

▍得不到满分,他就要坚持重考

       袁承业出生于浙江省上虞县小越镇。父亲袁开基毕业于金陵大学,是一名有机化学家。为儿子起名“承业”,就是希望他能够“子承父业”。

家里都是化学书籍,培养起了袁承业对化学的兴趣。战乱中,他随母亲逃难辗转川、桂、粤等省份,困难时只能摆地摊卖衣物。尽管度日艰难,但父母依然坚持让袁承业接受教育,他先后在七所中学、两个补习班读书。 袁承业在学习上特别争强好胜,考试只要没有得到满分,就要坚持重考。

       1948年,从国立药学专科学校(中国药科大学前身)毕业后,袁承业在上海人民制药一厂任技术员。1951年7月,他作为建国后首批公派留学生,赴莫斯科全苏药物化学研究所攻读研究生。

       当时,他一点俄语都不懂,在去莫斯科的火车上刚开始学字母。靠着一位苏联老太太每天辅导几个小时俄语,他开始了在苏联的学习和工作,并于1955年9月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论文答辩,获得苏联科学副博士学位。

当年10月,袁承业学成回国,在化工部医药工业管理局任副总工程师,1956年9月调入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从此踏上了有机化学的科研人生路。

▍每一种萃取剂都来自生产一线的需求

      袁承业先生是中国萃取剂化学研究的奠基人之一,他立足基础、着眼应用,在国家需要和科学探索之间找到了最佳结合点。

       1959年,为了“两弹一星”等国防任务急切需要,他毅然从已取得良好进展的氨基酸与多肽合成药物研究改行,组建并领导核燃料萃取剂研究组,成功研制P-204、N-235和P-350等萃取剂,为中国原子能工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著名核物理专家钱三强在回顾这段历史时说:“提取铀的萃取剂研究,在当时是对国防建设起关键作用的,没有它,就提不出铀。”

袁承业因此获得国防科工委颁发的“献身国防事业”的奖章与奖状,1997年当选为中科院院士。 

       1999年,作为中国科学院40名代表之一,袁承业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对研制“两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的接见。

       在完成国防科研任务后,袁承业又带领团队成功研制了一系列新型实用的萃取剂,并得到广泛应用,其中11个品种的萃取剂实现了工业化生产。这些萃取剂几乎涵盖了当时中国萃取剂工业的全部。

       “很多萃取剂不是我们想出来的,也不是谁要求我们做的。而是生产实践提出这样的需求,我们才用自己的知识加以实现。”数年前,他回顾自己的科研生涯时说,稀土元素萃取中,有一个课题是将铌钽分离。由于这个过程不能碰玻璃,可实验室所有瓶瓶罐罐都是玻璃的,他们不得不先把所有玻璃仪器都换成塑料的。后来,由此研制成功的N503,不但成功萃取了铌钽,还为上海污水治理的“废水脱酚”作出了贡献。

▍国家的尊严和需求至高无上

        幼年饱经战乱带来的颠沛流离,在袁承业心中,祖国的尊严和国家的需求至高无上。

上世纪80年代,袁承业在出席国际学术会议时,曾两次碰到会议主办方挂错国旗,他发现后,立刻向大会主席提出,要求更换成五星红旗。“这样的原则问题,一定是不能含糊的!”

生命不息,为国家发展奉献的心意不竭。即使已到耄耋之年,他仍然倾心关注科技前沿。中科院上海有机所所长丁奎岭院士告诉记者,钍基核能锂同位素分离、青海盐湖锂资源,这些关乎国家战略需求的课题,一直受到袁先生的关注。十几年前,他就提出,要注重锂资源的回收利用,珍惜这一战略资源,果然在今天成为科研和产业的热点。

中科院有机氟化学重点实验室主任胡金波说,自己在承担锂同位素分离项目时,经常请教袁先生,他把自己多年工作积累所形成的工作思路和具体做法,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年轻的研究人员。

他常对青年科学家说:“没有兴趣是做不好研究的,但个人兴趣必须服从国家的需要。”他以钢铁英雄保尔·柯察金的名言激励年轻人:“作为科学家,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应该问问自己,我这一辈子为国家做了哪些有用的贡献。”

袁院士为这些国家重大项目付出了很多心血,却连名字都坚持不出现在项目书中,如此不计名利、一心为国的精神,为科研后辈在面对社会纷繁芜杂的影响时,升起了一盏指路明灯,袁院士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